北黎奈子

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

神神叨叨,不太会说话

出没于刀乱、凹凸、全职等圈子里

@渡辞笙
酒家的cp兼闺蜜

我很想搞个事儿啥的……

大概是鹤一期,三山,包莺啥的?

(不要问我隔壁婶婶的头像和名字干啥的【捂脸】可以同时兼搞好几个圈子对不对【突然猥琐】)

水印水印去不掉!为什么要花98啊!

发正经的时候会把这个删了

我到底连了些什么……

放原图!(当然是从别人那抱过来的)有兴趣的凹凸朋友们可以也来划划!!!

只有安艾不吃是因为喜欢雷安……单看个人的话我还是挺喜欢艾比的❤

啊哈哈哈哈哈哈

相信我,这只是小米手机计算器中的一项功能而已……

上卷 第二章(下)


*上卷是个HE放心

*可能会ooc     

“你主……外边那人不会……”  发现我们……吧

沃【哔——————】

就像是立了一个flag一般,杜北黎还没说完话门外的婶婶就推开门进来了。

这是什么少女小说吗?
不是。
这是什么狗血小说吗?
不是(掏出AK47)
这是什么玛丽苏小说吗?
再说我把你戏份删了信吗?
黎子姐我错了……

本想着破罐子破摔的杜北黎已经光速想好了说辞,却不成想那婶婶一个箭步冲了过来,拥抱了一下加州清光,说道:“呐呐~初次见面,我是你的新主殿哦,我叫……呃,别名治野惠。”完了又转过头来看向杜北黎:“这是你的朋友吗?快过来,我给你安排寝室。”说着要抓杜北黎的手。
杜北黎通过判断、大脑高度计算(划掉)后,还是不太相信她,治野惠也不恼,只是自顾自的对一期一振说:“你去给这位美丽的小姐找个屋子,我带加州清光。”一期一振还想说什么,但被治野惠的眼神制止住了,他只好带着杜北黎走。

一路上,只有地板咯吱咯吱的声音,两人谁也没有说话。杜北黎也在一路观察着情景,倒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凄惨。她看见明石国行和萤丸在田里干活,她看见鹤丸国永和大俱利伽罗在做饭,其中鹤丸的刀还飞了出去,插在了没洗的胡萝卜上。又走了一会,一期一振停下了脚步,对杜北黎说:“这就是您的寝室了,主殿还在等我。”刚要转身离去,杜北黎叫住了他。

“你们,难道不是什么黑暗本丸吗?”
一期一振却突然笑出了声:
“我实在是……忍不住了。”
黑暗中,有一双小眼睛突然冒了出来,然后是脑袋,身体。杜北黎看清了全貌,原来是鲶尾藤四郎。
“一期哥你又输了,博多应该会很高兴吧。”
听的杜北黎莫名其妙,不过半秒便明白了
“好啊,你们竟然耍我!”
鲶尾吐了吐舌头,说道:“以防万一嘛!”
杜北黎十分霸气的拍了一下桌子,“说!”
“其实……”

通过鲶尾藤四郎的解释和一期一振的补充,杜北黎了解到:
这其实是一个二手的本丸,说什么她是第九任都是胡边乱扯造谣诽谤诬陷,但暗堕到是真的,虽然暗堕了但是被现任婶婶治野惠给‘救’回来了。刚才那一出纯粹是治野惠设计好了剧本演出来的啊!什么一期一振被虐待……沃日。

a……这是什么被虐待的本丸什么的都是自己臆想出来的啊,感觉好对不起小惠惠(呕)。

说以防万一,是因为治野惠在上任不久便捡回了一个普通女生。那个人的眼神冷冰冰的,什么都不愿讲,治野惠也就网开一面,给她安排了寝室,没成想……她不知何时弄碎了小狐丸的本体,小狐丸也就如此‘消失’了,到现在还是没有锻出他来。
治野惠非常自责,但通过一段时间后就缓了过来,虽然用天真‘征服’了本丸,但还是个小姑娘啊,原本一期一振也是不让杜北黎这个陌生人进来的,但治野惠还是想再信一回自己的内心,没成想两人谈话的时候那个加州清光——他是那个女孩偷偷带进来的刀,一直没被发现,这次暴露了,也同时相信了杜北黎的只是个普通女孩的事儿。

“主殿会联系政府人员的,估计过几天您就能回去重新抽取本丸了。”

杜北黎点点头,看来这个本丸还是挺好的嘛,不知道她以前是干什么的,还可以交流下呢。

鬼知道我在写啥。

没毛病。

PS:速记笔记,字丑

嗯……从新排版了一下。

开学啦,我们都步入了新的学习殿堂…

话说好像是这样说的,

为什么每年开学都会下雨?
交代了开学时的天气情况。
渲染了开学时的凄惨气氛。
烘托了同学们悲伤的心情。
预示着一个血腥风雨的新学期的到来。

太厉害了,袁滚滚哈哈哈

我真的不会放链接……真的。而且那个作者也说可以抱走图,所以我这也不是抄袭……嗯。

-上卷 第二章 (上)

非常正常的开场白
-我什么也不想多说,反正就是可能会ooc
-这章就把人设定基本下来了,可能会跟第一章有些出入,但我实在懒得重新码了(心太累,体验一下发了三次没发出去还要编辑题目标签什么都...),有时间再从新码一下好了
-小学生渣文笔,不喜欢别看,不要喷我,谢。
-就这样开始吧

树叶被风吹起来的声音沙沙作响,新命名为“婶婶北黎奈子在此2333”本丸的门口,发生一起不怎么激烈的战争。

只见那婶婶这一个侧身躲过了付丧神的偷袭,那付丧神没刺中,既不恼,也不怒,只是机械般的、无意识的进攻着,他既没有听见狐之助的喊叫声,也没有听到审神者那冷清的声音。

“加州清光先生!这位是新上任的审神者大人,不是敌刀!”
“我劝你别再说了,这家伙空洞无神,你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的。”
“可是……”

呵呵,这个逗逼狐之助是猴子派来逗我的吗?这么天真的狐之助是怎么当上“政府的传信者,审神者的好助手”的?

再一次躲过加州清光的刀剑,杜北黎看准了时机,趁着一个空挡稍微使劲一拍他的手腕将他的手震麻。

他的刀,不,应该说是他的本体一下子掉到了地下,却熟视无睹,嘴中第一次说出了话:“还给我,那是我的刀!”杜北黎也玩过刀剑乱舞,听过加州清光的声音,感觉……特别不大对劲。心想想,手中的动作到是也没慢半拍,一把夺过加州清光的本体刀别于背后。

“还给我,我才是这个刀的主人!”加州清光一下子扑上来,却不料被杜北黎一记手刀给拍晕混倒在地。

“醒醒吧。”不管你受到了多大危险,都不应该施加于他人。

“审神者……大人?”狐之助不知道什么时候闪到了一边。
“嗯,没什么,我们进去吧。”终于明白魏晨为什么让她小心了,说白了她抽到的这个本丸就是传说中的暗堕本丸。
呵,看来以后的日子不会太轻松了。

进到里面,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凄惨。这个本丸竟然是冬季景趣,这真的是暗堕本丸吗?杜北黎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进错了本丸。那棵象征着本丸的生命——大大的樱花树挂着银霜,好不美丽,就是这寒风里带着那么一点儿冷。
樱花树下,一个美丽的女人正在温柔的笑着,看向远方。她的表情是多么的柔和,杜北黎一个女人都不禁看呆了。
“咦?”
猛然惊醒,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屋子里的榻榻米上,还盖着被子。
旁边坐着一个黑头发的付丧神,身穿红衣,正看着她。见她醒了,对她说:“请您不要出声,安静的跟我一起等他们就行了。”
杜北黎虽然有些疑惑,但还是点了点头。

过了一会儿,她听见门外有脚步声,在还没有走到她门外的时候,就听噗通一声,脚步声戛然而止。
“一期一振,你快去找加州清光过来!呵,我倒要看看这个‘加州清光’和以往的有什么不同。要是让我发现是你把他藏起来的话,我就不客气了,你懂的。短刀随便碎几把还是没问题的。”明明是一个很好听的声音,却带着尖酸的话语。杜北黎没有说什么,只是静静的听着,还不忘看一眼旁边的加州清光。
“你主殿?”
他撇了我一眼,“现在不是,以前也不是。”

我实在是懒的更了……就酱紫。心累。

我的王者啊!这是咋了?坏了吗?
话说十七号以前实名认证啊!我没到十六呢,会不会被封号啊!